今天是被三次的领导拖走加班的最后一天,此时此刻司宝儿半昏迷状态的窝在后座儿上听家属和开车的同事讲相声似的唠叨。

打开微信吧,一屏幕的未读信息,没力气了。

打开lof吧,一屏幕的红心蓝手,内心的小人儿鞠躬谢谢了。

于是,请允许坚强的司宝儿耍个赖,本篇更新来自于司宝儿口述和亲身经历,家属敲字儿整理。


(可能含有狗粮,家属说)


由于封闭加班时间超出了预计的时间,而住的酒店洗衣服又极其不便利,今天上午家属见到瘦了12斤的司宝儿时,司宝儿穿着出门前随手拿上的楼诚影业工服帽衫,抱着羽绒服靠墙边儿打瞌睡。

正当家属准备上前恭喜这位女同学创造了减肥新纪录的时候,发现前台小姐姐的眼神穿过办理退房手续的人群,直勾勾的落在司宝儿身上。

“这位宝宝,你大概被人盯上了。”家属手指叩了叩墙面。

“なに?”仿佛真的刚睡醒,其实醒着的司宝儿这时候应该不知道是哪儿的口音来一句“你说啥……”。

正当俩人还想说啥,前台小姐姐朝着他们走了过来,你可别说,眼神里当真能看出来雀跃。


“那个……”走到跟前儿小姐姐忽然紧张了。

“她有家属了。”家属之后认真反思他自己为什么会来这么一句。

空气里都充满了小姐姐的白眼,“那个,我就是想问下,你是楼诚粉吗?”

“なに?不是,我说,什么?”司宝儿的表情跟回光返照似的,“不不不,我是想说,我是我是我是……”

“啊!请问是楼诚影业的吗!”小姐姐忽然变成可爱小天使的表情,家属觉得自己一下子就被踹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里。

“是的是的是的!”司宝儿一时间不知道该伪装成哪位导演太太……(为什么要伪装啊?)

然后……两个女人就陷入了旁若无人的状态。


楼诚是个邪/教。

鉴定完毕。


————

“你看一眼,没啥问题我就发了。”

“呼呼呼……zzzzzz”

评论(21)
热度(65)

© 楼诚影视文化公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