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明先生与(前)恶魔管家

楼诚版的《黑执事》售后,嘿嘿,导演躲在角落里开心

厚颜甜心:

看 @楼诚影视文化公司 的《黑执事》AU开的脑洞!前半剧情借用剪刀手太太的设定,后半剧情是我自己的脑洞!感谢太太授权扩写!希望大家喜欢~ 


-------


 


· 一


 


阿诚是明公馆的完美管家。众人艳羡明长官,半是眼红他财权地位,另一半便是羡慕他得如此贤才相助了。他做事井井有条、从来只成不败,明长官的衣食住行都伺候得周到体贴;不仅如此,明公馆的柴米油盐、账目流水也都是由他主管,就连一日三餐都是他亲自下厨,一道一道把明长官喂得如此稳重厚实的。一人担负如此重责,却从来不见疲倦,从来不言抱怨,旁人看了无不惊叹称赞,夸他如是天人下凡的。


 


……这一次啊,真叫他们说对了。


 


· 二


 


阿诚确实非是人类。多年前的某个暴雨寒夜,一只乌鸦落在深夜无眠,苦思救国良策的明楼窗前。阴差阳错,明楼向那飞禽伸出了手。刹那周遭寂寥,阴郁低沉的嗓音似于旷野中遥远传来。


 


“您怀一桩执念未达,我便应您的召唤而来。您,渴望契约吗?”


 


明楼点头。下一秒,乌鸦化作尘烟散去,微粒重聚在他的身边,踏地成形变作个清朗英俊的青年。这,便是阿诚与明楼的初见第一眼。


 


· 三


 


阿诚是个恶魔。明楼得他以超凡之力相助破除万难,事成后就要将灵魂献予,变作阿诚的盘中餐。恶魔以人类灵魂为食,一时臣服换得美餐一顿,阿诚自认这可算是公平交易、等价无欺了。作为天地间最优雅的生灵,自然要讲究契约与礼仪,巧取豪夺决不可为。阿诚管这叫做,“恶魔的美学”。


 


至于恶魔的食材,自然也是精挑细选、诸多讲究的。明楼的魂灵在阿诚看来,便是不可多得的优品。既有困境打磨的醇苦,也有向往理想的甘甜,缀以一家之主的浓厚,散发仁人志士的清香……如此的珍羞美味,他愿以耐性慢炖,用自己的等待为其配上最后的辅料。


 


更何况,一日日相处下来,阿诚才感受到明楼还有细品方可得的全新香气。他心知肚明自己总有一日要被吃了去,却仍能对手持刀叉、垂涎待飨的恶魔和气相待乃至推心置腹,如此生死度外的气概,阿诚简直想象不出该是怎样的味觉盛宴。


 


· 四


 


阿诚接到了新命令:清除南田。


 


准确地说,是“我要亲手杀了南田”。阿诚领命后忍不住发笑,引得明楼好奇质询。“怎么,觉得我不如你身手敏捷,我想亲自动手反而加重了你的工作量?”


 


阿诚颔首,又摇摇头。“恕我直言,确是如此。不过,只要是您的命令,我自别无二言。只是……我之前却不知晓,先生您还有如此血性的?”


 


“嗯。”明楼叹息默认,“国仇家恨,不报不快。”


 


他起身欲行,阿诚自然递了大衣,跟在身后。“血性之人,口感多是偏酥脆的。我得说,我最初循香而来,期待的并不是这个味道。不过……我完全相信您就是我的那道菜,我很期待,您能将自己烹调成怎样的佳肴。”


 


明楼走在前面,又是一声长叹。“唉……你呀,整天净惦记着吃了!”


 


· 五


 


若情况有变,便让南田上我们的车,自有人带她去该去之处。明楼交待了备用方案,阿诚虽允诺应下,却暗自嘲笑明楼多此一举。他来办事,岂会有失手?他已按照明楼的指令,以毒蜂为假饵,将南田带到了预定地点。接下来,只要把南田引到窗口、引到明楼的狙击枪口下,并用恶魔之力确保明楼一枪正中目标即可。此事对他而言简直易如反掌,哪怕明楼这一枪偏转180度,他也只消一念便能把子弹拉回正轨。他自如行事,带着南田一步步迈入铺设好的陷阱。


 


而道路对面,明楼稳坐扶手椅中,卸了狙击枪内装好的子弹,任它们零落坠地;他从紧贴心口的衣袋摸出一颗泛着银光、镌刻了十字圣纹的子弹,装填上膛,举枪瞄准。


 


· 六


 


阿诚意识到对面枪口偏转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圣弹出膛一刻就开始散发威力,圣压之下他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子弹准确射入自己的左肩,溅出腥红的血涌,将他击倒在地。圣弹迅速蚕食着他的体力与清醒意识,将他推到前所未有的、手足无措的境地。任务还在进行着,南田一脸震惊地扑来问询。要怎么做?他从未如此混乱过,甚至想不出一句应答。最终,他只得给出了记忆里残存的某个备用解。


 


“坐……坐我的车……有人会带你去……”


 


话未说完便失去了意识。


 


· 七


 


他被囚困在一片白光中。圣弹仿佛一团火,灼烧得他痛苦不堪,更糟的是那圣弹早开始溶解,渗进他的四肢百骸,他随时会在极昼中干渴而死。然而,每当痛苦快要没顶,总会有救命的水源递到他唇边,帮他缓解一时半刻。渐渐地热潮淡去了,刺目的白光也终于暗淡,他撑过了最苦的时段,沉入昏睡之中。


 


虚弱醒来之时,他看见明楼守在自己床前,那人手腕上赫然是一道复一道的刀痕。他想挣扎着起来讨个说法,却被明楼轻柔扶着双肩压下。“别急,别急。”


 


他又顺手拿起枕边的小刀,找了处还算完整的皮肤利落划下,将溢出的血液送至阿诚唇边。带着他魂灵香气的血液让阿诚减负不少。“你现在还太虚了……万万不可动怒。等到你恢复的差不多,我们再详谈好不好?”


 


· 八


 


等到阿诚恢复的差不多的时候,怕是就没有心情和明楼对坐详谈了。他躲在门后严阵以待,明楼方一推门便被阿诚制住手脚,掐着脖子压在了墙根。圣弹的余威仍在,每次发力都让他隐隐作痛,但要了明楼的小命总还做得到。他咬牙切齿,嘶嘶逼近。“……看在你放血救我的份上。给我个解释?”


 


明楼被掐住喉咙,声音粗糙干哑。“你……你先放——”


 


他的小伎俩只换来阿诚压得更紧。“咳——”他快喘不上气来,只好举手投降,“消消气消消气……我不搞小动作了……你……你松开点行不行……?”


 


或许是他的声音真的太刺耳,阿诚真的卸了些力道。“解释。”他又重复问道。


 


“好好好……我说我说。”明楼放下双手,其中一只手则有意无意地搭在了阿诚掐住他的手腕上。“说来话长……其实我家祖上就是降魔的。”


 


· 九


 


“我知道,你肯定觉得奇怪。如果我是专业降魔师,为什么你会一点儿痕迹都看不出来。那是因为,我们家也转行已久了。鬼神灵魔之事,是要人信方有,不信则无。自工业革命以来,科学理论突飞猛进,你们的信众越来越少,我的祖辈们自然也就无活可做,转业从商了。你作为一个恶魔,难道感受不到吗?最近你的力量不如从前了吧,同伴不也越来越少了吗?远的不说,就说二十年前有一波*,你们没少受冲击吧?”


 


阿诚向下睨视着明楼,却实实在在是被说得无言以对。“……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要净化你。或者,好吧,我们不歧视恶魔——转化!转化行了吧?……我,想把你变成人类。”


 


明楼直视着阿诚的眼睛,语重心长。“你也活了这么久了,该知道随势而动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继续做恶魔,是没什么前途了。再说,你出来觅食,却被我这个半吊子降魔师摆了一道。你以后就甘愿背负着如此奇耻大辱,拖着带了我的子——中了我的子弹!……中了我的子弹的恶魔病体活下去吗?”


 


阿诚不语,明楼则乘胜追击。“我再给你个理由。你有多久没吃了?”


 


阿诚挑眉。“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离你上一次饱餐,应该有几十年了吧。大家都夸赞你做的菜好吃,可惜你却是个恶魔,没有人的味觉,享受不了如此的美食。你若是随我做了人类,每天都能吃到饱。来,我的味觉先借你,你体会体会——”


 


他抓着那只掐在他脖颈的手缓缓上移,把阿诚的手指按在自己额头。手边的床头柜上正好放着阿诚以前做的糕点,他拿起一块展示给阿诚看了,慢慢放进自己嘴里,细细嚼过后才轻轻咽下去……再抬眼看向阿诚。


 


只见得阿诚喉结动了动。他的另一只手逐渐握成拳,重重地砸在柜面上。


 


“成交!”


 


· 十


 


“若是我宁死不从呢?或是立刻就要了你的小命,直接吃了你的灵魂?”他突然又问。


 


明楼放了手,他们终于平等地相对而谈了。“那……”他苦笑道,“我就只有逞逞口舌之能,恳求你与我续约了。至少要等到赶走了侵略者啊……毕竟爱国也是你喜欢的味道之一,以此为筹码,或许,或许有那么一点点的胜算吧……我也不是随意毁约之人。按照契约,我的灵魂是你的,最后就一定会给你。”


 


“可是……”明楼补充道,“如果你随我变成人类,那么我的灵魂,也是属于你的。”


 


那时候,明诚还不懂这一层意思。


 


END


 


注:“二十年前有一波”指的是新文化运动。最后明诚二字加粗了,因为这是全文中第一次出现“明诚”,之前都是“阿诚”;你们懂我意思吧……哈哈,后半截脑洞放飞疯狂瞎扯胡侃,净是些魔幻不现实主义,大家看了一笑就好,千万别信!



评论(4)
热度(195)

© 楼诚影视文化公司 | Powered by LOFTER